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-m-

m-m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转帖)陕西西安府长安县子午巷清真大寺碑誌——西安市化觉巷清真大寺月碑  

2008-09-25 05:04:45|  分类: 西安回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转帖)陕西西安府长安县子午巷清真大寺碑誌——西安市化觉巷清真大寺月碑 - 穆马 - 穆萨·文武的博客      

《陕西西安府长安县子午巷清真大寺碑志》(清真月碑)
          穹顶通碑,碑阳文字为阿拉伯文,长方形,1件。光绪26年乌日章撰,并制, 书。碑额用汉文镑刻有:“见月凭证”4字。该碑雍正十年三月十三日勒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阿文阴刻,青石,阿汉合壁,宽235×厚83cm;阳面刻宽235 ×厚83cm,阿文,60行,阴面刻,阿文,29行。

         中国伊斯兰教阿拉伯文天文碑铭。月碑阿文书法娟秀,镌艺精湛,是伊斯兰文化在中国传播和发展的历史见证。在陕西省咸阳市东郊胡登洲墓遗址上,也立有同一内容的《月碑》

翻译版本:

(1)安志杰于抗战期间,作了翻译,坊间刻本传至今天;

(2)黄云发、郭宝华等四人译(西北大学教授),载《阿拉伯世界》1987年;

(3)马希平、马迎春(陕西省伊协副会长)\(西安大皮院清真寺阿訇)于1979年8月2日译(民间油印);

(4)白璋 译(前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教师),载《中国穆斯林》1993年,第一期;

(5)赵宝贵  译。(硕士,留学叙利亚,西安清真大寺阿訇)

(6)定纪平译。(西安清真大寺阿訇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以 普 慈 独 慈 的 真 主 的 名 义

穆萨·赵宝贵  译

           赞颂归于安拉,他以降经、遣圣而赐予(人类)恩惠,让(他们)以此摆脱迷误与误导他人;特别是安拉以降示分明真伪的天经和派遣明证的拥有者——穆罕默德而施惠于我们,前者若清晨的太阳、后者似黑夜中的圆月,若非他们,我们何以摆脱邪道,得正道?祈主将慈恩与平安降临在他所选中的使者及其家属、以及众圣门弟子——正道的群星——上。之后:寻求渊博知识的学子们呐!须知:教门知识和教法律例的根本,在《钥匙书——明灯(圣训经)注释》经籍里被提到的是三种:意义明确的天经经文,即所有在《古兰经》里被提到的规定,而绝非被禁止的(条文)。确切的圣训,即:在圣训学家们看来是确切的,而不是被禁止的圣训。和公正的“法雷代”,即:除了《古兰经》和圣训外所有必须遵行的教法法令,以及全体穆斯林所一致确认的(律令),如信仰和部分教法律例等。除这三种外,都是私欲和异端。其次,须知:我们写在这个石碑上的见月证据,来自“意义明确的天经经文”和“确切的圣训”以及“一致通过的(圣门弟子)言行。(其中)没有被停止的或违反(教律)的(东西)。至于天经经文,就是清高的真主所说的:“他们问你新月的情状,你说,新月是人事和朝觐的定时计。”(2:189)“艾欣莱”是“希俩历”的复数,而齐齿符的“希俩历”意为:新月。这是《遂哈赫》词典中的意思,在教法书籍中也同样。而“迈瓦给特”是“米伽特”的复数,词源是:渥戈特。即:人可依之了解时间的事物,指:表象。经文的意思是:新月是人们依之来确定庄稼、生意、债务等事务的表记;也是那些需要确定时辰的诸功修——如斋戒和朝觐——的表记,以它来了解诸功修的(具体)时间。这段经文不仅证明了要在“莱麦丹”和“鲗勒哈哲”月看月,而且,还证明:全年十二个月里都需——看月。因为清高的安拉选用的是复数名词,安拉说:“人事……”,即:是.他们的农事、贸易和债务等诸事的表记,而这是不局限于某一月份的。经文证明:每月都须看月。有些念经人认为:在天经里没有每月都要看月的证据,看月只是在“莱麦丹”月里。他们错了!“难道你们不思考一下这段经文?”这些人眼未瞎,但思路却闭塞。因为他们外表是念经人,实际却是无知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至于确定的圣训,则是先知(真主安佑之)所说的:“你们见月封斋;见月开斋;如果新月被遮蔽,则将‘舍尔巴乃’月弥足30天。”这段圣训是布哈里和穆斯利姆共同传述的,上溯到艾布·胡冉莱(愿主喜悦之)。伊本·欧麦尔(愿主喜悦之)传述说:“真主的使者(愿主福安之)说:‘你们不要封斋,直到你们见到新月;你们不要开斋,直到你们见着它。如果在你们上有云蒙,那你们就定度它。’”即:算足30天。这是在《遂哈赫》一书中的注释,在《明灯之注》书上也是如此解释的。 在《钥匙书》上,这段圣训被全文注释,他说:“你们不要封斋直到你们见到新月”的话,意思是:你们不要封“莱麦丹”月的斋,直到在你们跟前,见月——以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公正证人——被确定。“你们不要开斋,直到你们见着它”的意思是:你们不要从“莱麦丹”月中出来,直到你们确定见到了“闪瓦里”月的新月。而“闪瓦立”的新月不能低于有两个公正者的(见月)证明,这是被一致公认的。“如果在你们上有云蒙”的意思是:如果你们没见到“莱麦丹”的新月,而“舍尔巴乃”月已过了29天,“你们就定度它”,即:你们估算它,而将“舍尔巴乃”月算足30天。然后封“莱麦丹”月的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先知(愿主赐安之)说:“你们不要以斋戒而提前(进入)这个月,因为清高的真主将新月作为定时计,如果你们见到新月,那你们就封斋;如果再见到新月,那就开斋。如果在你们上有云蒙,那就完美30天。”传述人是艾布·胡冉莱(愿主喜悦之)。

艾布·胡冉莱(愿主喜悦之)传述,他说:真主的使者说:“你们中的任何人都不要以封一天或两天的斋而将‘莱麦丹’月提前,除非那天恰好与他所习惯封的(副功)斋相合。”“你们见月封斋,见月开斋;如果在你们上有云蒙,就数够30天。”(布哈里和穆斯里姆)共同传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先知(愿主赐安之)说:“我们是文盲的民族,即不会写也不会算,月是这样、这样、这样的;月是这样、这样、这样的。”他在第三次将大拇指曲起。这段圣训在《钥匙书》中的注释是:先知说“我们是文盲的民族”。那个不会书写不会阅读书籍的文盲,是上溯于阿拉伯民族的,他们不会写字、不会读书。其意是:我们阿拉伯人不会书写,不懂星象,何以会依赖星相学和月亮的行止?我们不以星相来了解月份,而是将月份的一部分算作29天,另一部分算作30天。这与见月有关,如果我们在前一个月满29天后见到了新月,我们就断定(此为)这个月的进入;而如果我们见到新月是在30天后,那我们就断定(此为)入月。“说一次是29天,另一次是30天” 的意思,并不必须是:这个月29天,下个月30天,均匀地周而复始。因为,也许两个月都是30天,或两个月都是29天。这是没有什么顺序的。而是:或许有的月份是29天,而有的则是30天,无须指定如何符合先知所说的“就这样”——指向他的十个手指头。这段圣训照此注释,也是对每月都须见月的证明。以此注释,认为(每个)月的入月和出月是依照天经经文“我定度了月亮”的人的错误就很明显。因为使者不是以星相和月亮的行程认识月份,而是以见新月来认识月份的。谁要是违背了使者,那他就大错特错了!亏折非常明显!

          至于“一致通过的(圣门弟子)言行”以及对见月有所暗示的不少律令,则下文述之:据伊本·尔巴斯的释奴——库冉斌传述,他说:“我从沙姆回来,就去了伊本·尔巴斯那里,他在麦加。他问我:你们何时看见新月的?我说:是在主麻的晚上。他说:但我们是在星期六晚上见到,星期六(白天开始)封斋的。我对他说:难道穆尔维耶和他的伙伴们见了月还不够吗?他说:先知命令我们如果见到新月就开始封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有一个城市的居民还没见月就封了“莱麦丹”月的斋,他们中有一个人没有封斋,直到第二天见到新月后才封了斋。全城的人都封了30天的斋,只有这人封了29天的斋,而他并不需要补封那一天的斋,因为他遵循了圣训,而全城的人则违反了圣训。因为先知(愿主赐安之)说:“如果你们见到新月就封斋;如果你们见到新月就开斋。”如果全城的人都是未见新月就封了斋,那就是对圣训的违背。

这是对“禁止日”斋戒的规定

        据传,麦斯鲁戈曾经在“怀疑日”(禁止日)晋见阿伊舍,被用牛奶招待,我(麦斯鲁戈)说:我封斋着呐!阿伊舍说:先知曾经禁止在今天斋戒。紧接着她诵读了这段经文:“已经信仰的人们哪!你们不要行前真主与使者。”(49:1)她说:这不仅是在斋戒的律令中,也在所有事情中。

尔玛仁·本·亚希尔传述,说:在怀疑日,有人送来了一只烤全羊,有个人坐到了一边去,他说:我封着斋。尔玛仁说:谁在“怀疑日”封斋,就是对艾布·嘎希姆(指:先知)的抗拒。

穆罕默德·本·赛莱买(对于在这天斋戒与否的规定而)出的“法塔瓦”是:不封斋。据说:他曾经在自己面前摆一个水罐,每逢有人来问那一天的斋戒规定,他就拿起水罐喝水。

       他说“有人在‘莱麦丹’月的第一天就封上了斋,而人们还尚未开始封斋”,指的是在“怀疑日”。后来人们发现:那天的确是“莱麦丹”月的第一天,那么,那人那天所封“莱麦丹月”的斋是可以的。但他仍有错,那就是他先于大众而封了斋。因为传自先知(愿主赐安之)的圣训说:“谁要是为真主而致力于团结,那么,如果他做对了,就会有报酬;而如果做错了,也不会受到惩罚。而谁要是为了真主但却导致分裂,那么,如果他作对了,也没有报酬,而且,如果他做错了,就为他自己准备好了火狱中的位置。”这段是在《伊斯兰权威》一书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希玛克传述,说:在那天——就是怀疑它是(属于)“莱麦丹”月还是“舍尔巴乃”月的那天,我去晋见尔克莱迈,发现他正吃着大饼,就着蔬菜和奶子。他对我说:过来吃啊!我说:我封斋着呐!他说:指主发誓!你一定要开斋!我说:赞美真主!他说:我以真主发誓!你一定要开斋!当我看到他屡次发誓,而并没有要“排除”的意思,就只好上前吃了起来,而我还饱着呐。然后我说:把你知道的告诉我!他说:我听到伊本·尔巴斯(愿主喜悦之)说:真主的使者说:“新月是定时计,你们在见它后封斋,在见它后开斋。如果在你们与它之间有云蒙,你们就算足‘舍尔巴乃’的30天。你们勿以‘舍尔巴乃’中的一天来迎接‘莱麦丹’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艾布·胡冉莱(愿主喜悦之)传自先知(愿主赐安之):“一年中有六天先知禁止封斋:开斋节、宰牲节、晒肉干(宰牲节后)的三天和怀疑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而怀疑日,就是那既可能是“舍尔巴乃”的最后一天,也可能是“莱麦丹”的第一天的日子。那是由于“莱麦丹”月的新月在“舍尔巴乃”第30晚上被遮住;或“舍尔巴乃”月的新月在“莱哲卜”月的第30晚上被遮住,然后,对一天——即“舍尔巴乃”月的第30天——的怀疑就产生了。——这是《伟嘎耶略本之注释》中的说明。他说:“以见月或补足‘舍尔巴乃’而(开始)封斋,因为先知(愿主赐安之)说:‘你们见月后封斋……’——圣训。在怀疑其为‘莱麦丹’与否的那天不能封斋。副功斋除外。因为先知(愿主赐安之)说:‘在……不能封斋’——圣训。也因为其中有仿似犹太徒和基督徒之嫌。”这是《卡菲》经中所说。在《希达耶注释》上也是如此。而《希达耶》的明文则是这样的:“人们应该在‘舍尔巴乃月’的第29天寻觅新月,如果见到了新月,就封斋。如果没见到,就将‘舍尔巴乃’月补足30天,然后封斋。因为先知说:‘你们在见月后封斋’——圣训。‘怀疑日’不能封斋,除非是副功斋。因为先知说:‘在怀疑其是否是莱麦丹月的那天不要斋戒,副功斋除外。’这个律例有多个因由:

        其一:举意封“莱麦丹”月的斋。而这,因为我们已经传述过的圣训、还因为拟仿“有经人”——那些曾经将斋戒的时间增多的人的原因,是“麦克汝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其二:举意封里一个“瓦吉布”的斋。这也是“麦克汝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其三:举意封副功斋。这——因为我们已传述过的圣训的原因——不是“麦克汝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先知(愿主赐安之)所说的“你们不要以一天或两天的斋,而提前进入‘莱麦丹’月”(圣训)的意思是:提前一天封“莱麦丹”月的斋。因为这是在时刻未到之时对功课的履行,而它是被禁止的。

这段是“新月的试验不受遵”的证据

        艾布·布哈图雷传述说:我们去小朝,当我们在“奈鹤莱”谷地休息时,见到了新月,一部分人说:这是初三的新月。有的说:是初二的新月。后来,我们碰到了伊本·尔巴斯,我们说:我们确实见到了新月,可一部分人说它是初三的新月,另一部分人说它是初二的新月。伊本·尔巴斯说:你们是在那一天见到的?我们说:是在如此这般的一个晚上见到的。他说:真主的使者(愿主福安之)曾说:真主确已把新月拖长,以便于看见它。另有一传述是:我们还在扎特·尔热根时见到了“莱麦丹”的新月,我们就派了个人,去伊本·尔巴斯那儿咨询,他说:真主的使者(愿主赐安之)说:的确,真主为了让看到新月而将它拉长。如果它在你们上被遮蔽,那就将(月份的)天数完美。——这是穆斯利姆传述的圣训,是在《灯芯圣训经》中的证据。

这段是白天见到新月时的规定

        在日中前后见到新月是不算数的,因为它——在艾布·哈尼法和穆罕默德(愿主慈恩他俩)看来——是次日晚上的月。这是《卡菲》经中所言。在《法塔瓦宝库》经里,也是如此。而在《哈韦注释》经中的明文是:他说:这个是在白天见到新月(的规定),无论是在“莱麦丹”月中还是在其它月中,在日中前后看到的新月,都属次日晚上的新月,假设在“莱麦丹”第30天的白天见到了新月,人们不能(立即)开斋,因为新月是明天晚上的。那么,“闪瓦里”月是明天才进入。而假设在“舍尔班”第30天的白天里看到了新月,既不应当立即把斋,也不需要还补它。因为新月是次日晚上的。念经人中有一部分无知者佯称:“他所说的‘白天见月不算数’的话,是对开斋的证据;而不是对封斋的证据。这真奇怪!因为在《卡菲》和《哈韦》经中的话是同样的。(如果)他们佯称(的话是)在《卡菲》经中,那么,《哈韦》经中的话他们又该怎么说哪?更奇怪的是:他们确已在《法塔瓦宝库》经里,见到了白天见月是为了将新月拉长的证据。经典与这些无知者们之间真是天壤之别啊!其实,他们自以为是,而误入了歧途。

这段是“莱麦丹”月第28天见到新月的规定

        然后,一个月,或者有30天,或者有29天,如先知(愿主赐安之)所言:“月份是这样、这样、这样的。月份是这样、这样、这样的。”他在第三次曲起了大拇指。但也许新月是在第28天出现,如果它在“莱麦丹”月的第28天出现,逊尼派的领袖、正道的标志——艾布·曼苏尔·马图热尔迪说:他们第二天开斋,过了尔德节后,再补封一天斋。这是对两个传述的调和。它是曼苏尔·马图尔迪出的“法塔瓦”。在《幸福之路》和《法塔瓦选录》经中亦如此。

然后,须知,我们立此碑石,留下这些证迹,是因为在我们中间,对封斋和开斋有分歧。我们嘛,则见月封斋,见月开斋。依据是《古兰经》文、圣训和圣门弟子言行。而反对者们则按照“汉塔彼”原则,指定一天(开始)封斋。十分奇怪啊!他们的行为!因为这既不是按照先知的圣行,也不是按照“汉塔彼”的原则。我们不知道他们究竟坚持的是什么,依据又是什么?如果他们说:我们坚持的是圣训“如果新月消失了……”,我们说:这段圣训中的哪一个字母能证明“指定(某一日为开始封斋日)”?同时,这段圣训在“斋戒篇”里并不受遵行,因为它并没有提到“斋戒”一个字,还因为所有的伊玛目和法学家都没有采纳之,因为我们在那些被遵行的巨著经籍里并没有见到。对于有心人或者用心听讲的人而言,(以上)这些就够了。而那昂不起头,自甘堕落的人,自有真主清算他。 

  ——雍正十年(公元1732年)三月十三日勒石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