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斌

马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西安回族方言(三)  

2008-07-20 00:48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三、西安回族方言的现状

    初和西安回族接触的人,总觉得回族方言费解,探其原因,除回族方言中保留了阿语、波斯语、维语、古汉语等大量词汇外,在实际运用中,不少方言口语词汇还有略读、引申、活用等现象,方言词汇在句子中的组合结构,也无一定规律。另外,语音方面也有独特之处,如讲话节奏快、重音多,间隙小等。    西安回族方言的句子结构从属于汉语语法,阿语、波斯语等词汇在语句中的位置也基本按汉语语法规则“对号入座”。西安回族方言和西安回族经堂语结构也不相同。经堂语是以阿语语法结构直译形式排列词汇顺序,例如“他有病没来”,经堂语则讲成“他没有现在,因为的实他是一个有病的人。”经堂语基本是阿拉伯化句式,因其多用于宗教场合,由阿訇口授相传。不大通俗易懂,对回族群众口语影响不大。

 

    阿语、波斯语等词汇在语句和词组中可以充当主语、谓语、宾语、定语等,有些词汇之间的搭配运用率很高,已成为约定俗成的固定句式和词组。

西安回族方言词汇组成的语句和词组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:

    (1)阿语、波斯语音译词和关中方言词构成的语句。例如:

这引撒尼虽帅梯虽帅梯黠(ha)(这人本质坏),“引撒尼”(人)和“虽帅梯”(本质)为阿语,“黠”是关中方言词。又如:

赛哇卜你,再儦(biao)一趟:谢谢你,再跑一趟。(阿+汉)

乜果言,你偈(jie):别说话,你快走(波+汉)

板岱波凡,不延和(chan huo):我有病,不舒服(波+汉)

 

    (2)阿语、波斯语音译词加其意译词构成的同位词组。这类词组前后两个词义相同,只有音译和意译的区别,如同:“卡车”一类外来词一样,“卡”是、car英语“货车”的音译,“车”为意译。

    例如:“窝格梯时候”,“ 窝格梯”是阿语“时候”是意译。

又如:拜俩患难(阿+意译)、荏亚卖名(阿+意译),安岱戈一点(波+意译)

 

    (3)阿语、波斯语意译词加其音译词构成的同位词组。例如:

“老皮”,“皮”是波斯语音译,“老人”的意思,前边加意译汉语语素“老”,又如:吉庆的拜热开梯(意译+阿)、洁净的哈俩立(意译+阿、指“妻子”,“合法的收入”)、禄量荏孜给(意译+阿,指“给养”)拿手的多斯梯(意译+波,指“挚友”)仇人都失蛮(意译+波)。

 

    (4)阿语、波斯语音译词加音译词构成的词组。例如:“板岱也切”(我一个人),“板岱”是波斯语“我”,“也切” 是波斯语(一个)。又如:索莱芯买梯(阿+波,形象端庄),侯昆买筛来(阿+阿,教法问题),扫达阶巴(波+阿,顾客多)。

 

    (5)阿语、波斯语同义词音译加迭用构成的同位词组。例如:耐夫斯海挖(阿+阿,动怒,生气),果言阿挖孜(波+波,说话)。

 

    有些阿语句子意思相同而句式不同,翻译时,根据汉语习惯,译成相同句式。例如:“这件衣服哲麻立(漂亮)”和“这件衣服哲迷(漂亮)”,两个汉译句式相同,而阿语句式则不同,前句“哲麻立”为阿语“哲目莱”的词根,做谓语,汉语直译为“这件衣服是漂亮的”。后句“哲迷”为“哲目莱”的主动名词,做形容语,汉语直译是“这是件漂亮的衣服”。由此可见,阿语句式对西安回族方言没有多大影响。西安回族方言词汇的特点之一是音节简单,发音洪亮,三个或三个以上音节的词语不符合这个特点,使用起来也不方便,因此,回族群众特别是回族青年,常常采用略读的方法,把三个或三个以上音节的词语简缩成三个以下音节。略读的方式大多保留第一、二个音节,而略去后边的音节。省略第一个或中间音节的现象比较少。例如波斯语“扫达干”(商人、顾客)略读为“扫达”,省略“干”。再如:

阿拉伯语:

海俩苏——海俩(完结)

盖莱目——干兰(笔)

岱然嘿目——岱,岱然(货币)

哲麻立——哲(漂亮)

哲迷勒——哲迷(漂亮)

波斯语:

西皮德——西(白晰、漂亮)

别乃随卜——别乃随(没福气)

乜赛拜卜——乜赛拜(没有方法)

赛卜克,西热——赛卜西(轻浮,下贱行为)

维吾尔语:

丑勒格——丑(鞋、皮靴)

 

    回族婴儿出生后,家长都要请阿訇用宗教中的人名给婴儿起一个阿拉伯语名字,即经名。这些经名在称呼时,有时也略读,例如:阿卜杜拉(尔卜)、叶尔古巴儿(古巴儿)、伊斯哈盖(哈盖)、阿拔斯(拔斯)、达乌德(乌德)、凯里木(里木)、优素夫(素夫)、按尤卜(尤卜)、优努斯(努斯)、海底哲(海哲)等。

 

    社会生活中出现了新的事物,或人们对事物有了新的认识,这就产生了新的概念;如果没有创造新的词语或者没有新词汇表达,而仍用原词语,就要在这些原有词语意义的基础上赋予新的意义,于是词义就发生了引申、变化。词语意义的引申、变化主要表现为义项的增减,词语适用范围的变化和词语意义的更新。现代西安回族方言中的阿语、波斯语词汇的引申,大致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原词增加了义项,而原词仍然使用。例如:“图尔木”原义指“食品”,后来回族发明了一面制烤饼,便起名“图尔木”,现在一般写作“饦饦馍(读MU)”而“图尔木”原意扔在书面语中使用。又如:

阿拉伯语:

巴哈(欲望——病)

哈卜(西瓜——瓜子,傻子)

波斯语:

大行尼(嘴——味觉,说话)

扎嘟(咒语——嘟囔)

塔乎子(鸡——飞机)

 

    另一种情况是只使用词语的引申义而不用其原义,例如:“哈路瓦”原义指“甜”,后来专用于“一种甜点心”的名称,而原义则不用了。再如:阿拉伯语:

尔格拜(真主惩罚的人——失去理智)

热哈买梯(慈悯——下雨)

波斯语:

唠叨(滑稽——调皮,淘气)

菲热菲热(轻率、护照——坏)

青儿底(削皮——刀子)

盆儿底(粉、香粉——面粉)

戳巴(打人的板条——巴掌)

巴扎儿(商人——吝啬)

 

    还有一些词汇是一词多义,不能视为词义的引申,例如波斯语“阿卜”,有“水”和“酒”两个义项,习惯用法是“阿卜”做主语是“水”,做定语时为“酒”。又如:阿语“耐夫兹”,也有“动怒”和“食欲”两个义项。

 

    另外,还有不少同音词汇,由于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中使用,一般不会误解。例如:“阿那”一词,阿语是第一人称代词“我”;波斯语则是“那些、他们”的意思。“哈瓦尼”阿语指动物,波斯语指“主人”。“尔卜”是阿语词,指“缺点”,二为宗教人名(阿拉伯人名)。

 

     西安回族群众还习惯使用波斯语否定词“乜”和“别”。被否定者有波斯语词,也有阿语词。例如:别乃孜(不可爱的孩子),别冈(非伊斯兰教徒),冈孜和冈都是波斯语;乜高立(别说话)、别乃随(没福气)的否定词均是阿语。

 

    以上是我们对西安回族方言所做的初步探索。通过收集资料和初步研究,我们感到,西安回族方言内容丰富,还有许多专题需要研究,例如回族方言对关中方言的影响,就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课题,关中方言中的“颡”(头),“达达”(父亲),“老皮”(老人)都是明显吸收了回族方言词汇。西安回族方音也有必要进行研究,弄清回族方音的特点,对全面研究关中方音有参考价值。还有蒙古语词汇,如“卡扎”(碗)、“吉麻眼”(糟糕)嘎什嘎儿(羊膝盖骨)等,需要进行专门整理,探索这些词汇渊源,对研究元朝回族、蒙古族关系史有一定的意义。

《西安回族方言》作者:白剑波、马斌,载《西安文史资料》第十二辑,西安回族史料专辑,1987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